我在灣區所學習到的尊重

加州,尤其是舊金山灣區,文化上來說最讓我感到欣賞的,就是對人的一種尊重。

這種尊重,包含男人與女人,不同種族、不同性向、不同次文化等。這也許是因為受了以往柏克萊開放的嬉皮反戰文化影響;或是因為科技業的興起、強調的是人的才能與智慧,而漸漸消彌了人與人間其他的不對等;或是因為舊金山矽谷是美國種族最多元的城市之一,這裡的外來移民多到連本地人都顯得稀有,自然有各式各樣的文化及人種在你我身邊。

要維護這些尊重,有些潛規則是我們這些外來的要先學習的。有些中國人感到自然的話題,在這問起來反而容易招人白眼:

例一:你懷孕了嗎?

老美肚子大的不少,不像台灣少女不吃不喝就為了個24腰。所以問這個問題,要很有把握她不是最近剛好沒忌口,不然沒懷孕的一定氣你說他胖。更糟的是如果她其實生不出來或才剛流產,你簡直踩了她痛點。反之,有懷孕的也會覺得你不尊重她,因為她可能還沒準備好要公告世界。

例二:你從哪裡來?

這問我這種剛搬來美國沒多久的人,我們一點都不介意。但若問華裔的二三四代,在他們說了個美國城市後,你還拼命問是從亞洲的哪裡時,這是會被人翻白眼的。我有些ABC朋友就曾經很直接地跟我說,這問題很冒犯他們,讓他們覺得好像不被當正統美國人。然而,碰到這種人也最要小心 – 因為你不知道他們的背景,不代表他們不懂你的語言。我跟老公MBA同學兩年,我只知道他好像會講廣東話。第二年有一次在他附近講中文,他突然跟我回應,我才驚嚇地發現他竟然從頭到尾也都會講中文。只能說在這種移民國家,沒有甚麼路人一定聽不懂的語言。

例三:你賺多少錢?

這是中國長。輩最愛問的問題了。跟你不管親不親,都一定要問個究竟。在這頭,這種問題就別問了。但,在此僅獻兩劑帖子止住你的好奇心 – 若你非知道隔壁老王年薪多少不可,你可以上 Glassdoor網站搜尋其公司及職稱。結果不一定準,但可以有個大略。另,若你想知道上禮拜去的老李家當初房子當初買多少、現在大概值多少等,你也可以把地址輸入Zillow網站去抓個大概。

以上這些例子還有許多延伸 – 你結婚了嗎?你幾歲?等等等 – 這些問題平日少提,在職場上更是要忍住。尤其這些都是面試官千萬不可提的問題 – 在美國,如果面試問人這個是會惹禍的。


 

而在所有尊重的例子中,最讓我這從東亞來的為之驚豔的,其一就是男人女人間的關係對等與尊重。灣區對於女人的尊重,常讓我感到受寵若驚。舉例來說,這裡的文化認為,家庭及小孩,是要男女一起維持的,而非太太一人之事。而管理家庭生計,也並非只先生一人之事。老公去接小孩下課正常、一起下廚做家事是另一種約會、或家事直接分好兩人各司其職。有些公司還讓先生有paternity leave(陪產假),讓先生有更多時間顧家。然而相反的,這裡也不流行嬌滴滴的女生。女生要獨立、有自己想法、而不是全依賴男生。職場上更要不怕跟男生搶等。

總之,男生不以分擔"傳統女生本分"而感到羞愧;女生也不以只當花瓶感到驕傲。倆人當對方的最佳戰友,當兩個平等的個體來一起努力。

另一個尊重,就是婆家與媳婦、或娘家與女婿間的尊重。我現在有幸有個非常西化又尊重的婆家,然而,本人當年也曾碰過恐龍男友家。

舉例來說,某前男友,曾在交往一段時間後,帶我回他高雄老家見爸媽。第一次見面,他爸媽就找來個算命的,來看看我有沒有幫夫運,會不會生小孩等。後來還好算出來有幫夫運,那也就不跟他們計較了。

然而,前男友與我後來聊到未來時,他斷斷續續地提了幾個未來的條件(A) 希望我未來別念甚麼MBA或上一些太長時間的班,要好好顧家;(B) 他爸媽希望要至少有個孫子(非孫女);(C)希望我們未來的兒子能先在高雄讓他爸媽帶到小學後,再北上跟我們住;(D) 他每個月要把一半薪水給他媽,雖然他媽並不需要這個錢,只是希望能幫他存起來。

我很感謝他直率地先公布了這些莫名其妙的要求,讓我們日後分手地非常不拖泥帶水。但他也讓我真正見識到中國有些男女、婆媳間的不平等,在五千年的傳承下,短時間還不會消除。但願時間能幫助慢慢地消彌這不平等。畢竟現下科技進步及職場的轉變,只要是金字塔頂端以下的,往後夫妻會越來越盡可能地雙薪為持生計,家庭也會越來越小。在這種狀況下,大家對彼此的互相尊重將成為婚姻的一個基石。

寫這麼多,主旨不是為了說灣區多好,我們不好;而是指出這頭一些難能可貴的尊重。相反的,台灣也有些尊重,是老美還有待學習的 – 對於宗教信仰、對於多元成家、對於生命及死亡(安樂死、墮胎)等觀念,其實都又比老美更開明。

寫這麼多,是因為大家對彼此相互尊重,是家庭、社會和平安定的基礎。若大家願意多那麼一點的同理心、尊重對方,社會是一個大圓圈,我們都會彼此互惠。

 

本文10/3/17刊登於換日線

異國的二奶學問

之前看到一則新聞,講的是來自台灣與香港的一對華裔夫妻,悄悄地在舊金山某豪宅區標下其路權,而他們也開始考慮向社區收停車費。

這新聞起了軒然大波,大家的焦點都放在這對中國的年輕情侶,竟然買下了別人的路;而忽略了他們是合法競標。這件事情不合理的地方,其實並非中國人又把別人的地給買了,而是在於舊金山市竟然沒事把張三房子門前的路賣給李四。然而,新聞的焦點卻在探究這些買家的背景及動機。

這是身為中國人在世界各國,常被別人攻擊的地方。老中往往被評愛買地、愛炒房,老外也常覺得買不起房子都是老中的錯(望眼美加紐澳皆此)。說來好笑,但我覺得愛投資、向錢看齊大概是老中在美國,頭號被歧視的點。

從我們小時候開始,先是比較有錢或怕共產黨的台灣人先外移,接著這十年來,大陸的高官、商人等每年不知有多少人瘋來加州買房。灣區的cupertino、palo alto等,只要華人聚集的地方、往往是個房價高學區好的迴圈。華人群聚效應也很快,大家一個拉一個,慢慢地在別人的downtown開始蓋中餐館、中文學校、心算速讀班、珍奶店等等。舊金山市中心幾棟高檔大廈內,也有好大比例的中國年輕人居住。不同於他們的科技新貴鄰居們靠自己薪水來住貴的,這些中國年輕人很多靠著父母的愛心,才二十出頭就住到這些昂貴的華廈。

當這些世界各地的需求,把房地產炒得高高的,讓連當地老美都沒地方住的時候,他們所見的,就是那些黑頭髮小眼睛的人住在他們買不起的地段;所聞的,就是中國人直接用現金超標買房、眉頭都不皺的故事。這時候他們的憤怒,很容易就轉到這些中國人身上。很少人能理性地想,為什麼他們的政府沒有設立更嚴格的法律來限制外來者買房、或為什麼國家沒有設立更公平良善的房地產市場;也沒有人會很理性地想,這些中國買家,讓多少的老美賣家在賣掉他們的一百年破房時,賺到好大一桶退休金。這些故事都太複雜了,大家不想探究 – 大家只想探究為什麼這麼多亞洲人在他們地盤上。

華人也較一般老美寵溺孩子。舉例來說,我在健身房的更衣室,總常看到亞裔的孩子,年紀一把了還甚麼都媽媽長,媽媽短的。媽媽幫我吹頭髮、幫我拿這個、幫我擦防曬油、幫我從外面倒水等等等。反觀老美的媽媽總不見人影。

另外,華人也更願意投資後代 – 幫孩子先繳學費、寧願讓孩子補習而不是去打工等。我們社區還有個中國老爹,幫自己的大學生兒子一個人買了個三房的厝。兒子自己住大房子無聊,就整天找一群中國朋友來開趴。我每每往窗外一看,這些年輕中國孩子開的車各個敞篷、雙B、拿名牌包、有時開趴還聽周杰倫。反觀我的白人同事們,高中大學都在打工賺零用錢;而我老闆今年36,仍在還MBA學貸。

寵規寵,華人也以出虎爸虎媽聞名,對孩子的望子成龍比老美更甚之。以比例來看,中國人在美國的平均教育水平及薪資較其他民族都高。高到日前哈佛還被亞洲學生聯名控告,說其以民族比例制度招生;導致亞洲學生現在SAT要考得比白人學生還高個140分才有可能被錄取。而華人多的高中也比其他高中競爭許多 – 灣區的Palo Alto 或Gunn,都是華人很多的頂尖學校,但同時也常有高中生受不了競爭而自殺的新聞出現。

這樣的華人文化讓華人孩子普遍比老美的孩子晚獨立;只會念書、對人生的其他卻抓不太到甚麼方向;狼性也沒有房貸學貸千斤重的老美來得狠。而老美也常覺得我們書呆子乖乖牌、只埋首苦幹、沒甚麼個人風格特色可言。然而,因為華裔願意苦在前頭地念書學專業技能,爸媽又願意先幫點孩子,通常大家一出社會,已經比老美更有機會先贏在起頭。這種不同的文化及教育方式,造就老美與老中間的差異,也造就一個三十歲的老美,可能身上還背著大學與研究所的學貸喘不過氣,一旁的老中卻無事一身輕。然而,老美可能很難體會到老中爸媽的苦心與犧牲,或甚至其子女一輩子走的路其實都被爸媽所遙控 – 比較簡單的故事就是老中又把老美的錢與機會都搶走了。

 

 

以上淺談一些華人的文化,但這些文化的另一面,往往就是老美看不慣或甚至歧視我們的點。說穿了,這些疙瘩的起因就是因為文化或生活方式的不同。而當這些不同的點滴加起來,在時機不對、景氣不好、有心人在旁鼓吹時,不喜歡的感覺就會加深。當習慣把薪水花光 (live paycheck by paycheck)的老美,看著越來越多黑頭髮的把房子價格又炒高了,他們一定難免會看我們有那麼點的不順眼。而當老美開始失業,看到鄰居老王明明不是美國公民卻有工作,也難免會覺得有那麼點的不公平。這些乍看都是人之常情,但久了社會就會開始動亂。

華人以上的文化跟猶太人其實有些相似之處。歷史上,猶太人一直在不同國家生存。而猶太人一直都是以投資理財及重視教育、家庭聞名。他們在居住的國家內,往往擁有比較多的金錢與權力 -及伴隨而來當地居民的歧視。他們被形容是放高利貸的大鼻子,沒血沒淚的商人等。他們常常每隔一段時間,在時機不對的時候就會被打壓,最後,他們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成了萬惡的標靶。

自從川普上任後,種族歧視與不諒解漸漸浮出檯面。這一切與時機有絕對的相關 – 當大家都在賺錢、經濟起飛、每個人笑哈哈時,不同種族間比較能相容;然而現在全球化的旋風,讓每個國家的中產以下都苦不堪言。時機不對時,身為一個國家的少數民族就要格外小心謹慎。

你若問我,台灣人才拼命外流、大陸有錢的拼命把錢財往世界各國送,大家該怎麼辦?

我只能說,在別的國家生存,終究是個二奶的角色。今天主子心情好,大家開心。今天主子沒吃飽,大家當老二的,要小心被逐出家門。這也是為甚麼猶太人在二次世界大戰後要趕快去建立一個以色列一樣 – 有(娘)家很重要。因為家裡頭的人,當然還是會吵架,但是至少彼此了解,有那麼點的感情。

至於在外頭打拼的,也只能盡量廣結善緣,並行事低調點吧!

 

本文09/19/17刊登於換日線

人與人間的蝴蝶效應

十年前還在大學懵懵懂懂的我,沒事總抽空去參加學校的名人演講。學校四年下來,名人來來去去;我最有印象的,就是吳清友先生的演講。

我十年後仍然記得,他一身素裝,淡淡地說,誠品在那之前的十幾年來都是賠本經營;值到引進商場等複合式經營的概念,誠品才真正開始營利。他說,開公司不一定需要完全為了賺錢。他說,因為他覺得這社會,多讀書只有好沒有不好,所以他很以經營誠品為榮 – 就算前十年都在賠錢。

這跟我當年管理學老師老愛重複強調的 “經營企業的目的就是營利”完全相反。但,我很高興自己當年腦子、價值觀都還在發育時,聽了吳先生的一席話,讓我在鈔票的背後,見證了比鈔票還更大的力量。

回顧聽完他演講後的這十年 – 我周末如果跟誰約了在誠品附近,中間有空檔,我總會躲到書店裡去晃晃。我也曾有一段時間住在誠品敦南的附近。晚上如果閒著,我會走到誠品去逛新書及排行榜,買一本書,在隔壁的台北人小酒館讀,自娛娛人。值到我來美國後,如果別人問我台北哪裡值得去看看,我都還是忍不住推薦誠品,因為連美國這種先進國家,都沒有24小時不打烊的書店。我每每提起誠品、看到誠品時,都忍不住懷念與驕傲,因為它帶給我們這一代、太多人正面的回憶與鼓勵。

能夠擁有這一切;我感謝這社會上,有這些不完全以自我利益極大化為導向,願意利他、願意帶給社會正面的力量的人。就像我感謝誠品的經營團隊及背後董事們,在那十年內沒有因為鈔票而放棄般。在美國,也有例子如Google 創辦人 Sergey Brin,幾年前開始作灣區Los Altos市中心的房東,用比較便宜的價格出租土地給小企業經營,讓這片在灣區數一數二貴的土地上,仍能有多元有特色的小店。

 

我也感謝社會上,在各個角落默默堅持對的事情、或點滴行善的人。有我上次提到,堅持音樂理念而最終成為DJ的人 (連結在此)。因為他的努力不懈、又不為自己沒有興趣的音樂折腰,讓旁人莫不被他最後的出頭天所激勵。有異性戀者,願意替同性戀走上街頭爭取權益。有領養孩子或動物的爸媽,願意對任何人付出愛心。有純粹願意在生活中,多點同理心與關懷周 遭的你我等。

 

這些帶給人們正向力量的人,往往不清楚自己的影響有多大。吳清友先生可能不記得他十年前在哪個大學曾經講過哪段話,竟然讓我這位無名氏的價值觀從此有所提升;我DJ朋友可能不知道他自己的努力其實也激勵了旁人,讓大家覺得自己也能有志竟成;辦公室某甲近日看起來心情低落,你一句簡單的關心、找他喝一杯咖啡、講一個你今天在網路上看到的笑話給他聽等;你可能就這麼把他從原本瀕臨的憂鬱症拉回來。這些大小事,在人與人之間有如蝴蝶效應般,因為時間、距離等將其效應加倍放大。

 

吳清友先生當年所參與的各個演講中,只要有一位未來會成為大人物的人,聽進他講的話;我們未來就會享福於更多的良心企業。正面的行為理念,會傳染,更有可能在幾十年後突然又傳回自己的身上。

 

如果我們能認清這種蝴蝶效應,盡一分心力點點滴滴地為善、或盡可能地帶給人正面的力量;這一個很微小的意念,就能以不同種型式放大與延續。

 

這篇文章僅獻給吳清友先生。

 

本文07/21/17刊登於換日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