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out 有感

上週在茶水間與一行事作風強悍的處長聊天。一向表現優良的她,有著拍完老闆馬屁,再轉頭施壓四周同事的上等劊子手能力。因此,她帶的組在去年底就全走光了。身為甲上上的好員工,她咬牙一肩擔起好幾人工的重責大任,讓上層大為激賞。

看她似乎有點恍神,我雞婆地決定關心一下同事身心健康。

我: 你還好嗎?

處長: 好啊…痾,怎麼說呢。其實我覺得有點burnout了。

她臉一沉,很嚴肅地看著我: 自從去年組上人走光之後,我總是蠟燭兩頭燒。每天加班、沒時間交男朋友、放朋友鴿子,還變胖了。剛開始,想說這只是暫時的。然而,時間一長了,我發現大家漸漸地把我的努力視成理所當然。我成天收到各主管無理的要求,好像我會變魔術一樣。變不出來,他們就暗指我怠慢。我真的,真的覺得要burnout了。

Burnout (類似過勞、倦怠)這個詞,是我MBA畢業後才學會的,但也是我在新創公司上班後最常聽到的詞。當然並非所有新創公司都如此,這通常發生在比較新或競爭的產業、公司文化充滿甲上上的人、或老闆的領導風格使然。

Burnout 的感覺,就像過度勞累後的行屍走肉。想要提起勁做點甚麼樂事,又沒甚麼力氣。想要睡覺,又緊張或事情多到睡不著。每天就處於一個上班緊繃、下班委靡的狀態。被burnout的人有時會看爽爽做的人不順眼。因為它很多時候是一種傳染病,患病者會不自主地想讓大家一起被傳染。

公司某年輕妹妹A,最近工作表現常被大家莫名地用放大鏡檢視。我每次看著大家不自主地想多定她幾句,就忍不住替她捏把冷汗。其實我很想跟她說,妹妹,不要在一個大家忙到連中飯都沒甚麼時間吃的公司,中午總是去健身房一個小時、要大家這段時間不能跟你咪挺;然後再穿著背心、頭髮濕漉漉地回辦公室。這種健康正常的行為,不適用於充滿burnout人的環境。或許適用於大公司、工程師們、或是一些真正在乎員工死活的公司;但當你的老闆同事們每天都心慌事情做不完,很少人會真心覺得,你能在時間內做完事是因為你夠專業。因為承認了,就代表大家承認自己不夠專業。

—————————————————————————————————————————————-

有時候burnout的源頭(老闆)自己不一定感到burnout,只是他的管理方式容易讓大家burnout。我發現會過勞的組,帶頭的往往是某幾種型態的老闆。

老闆自己是工作狂或太有能力者為其一 (例: 老闆在投銀待過五年以上,那他八九不離十是工作狂)。跟這種老闆,只能乖乖跟著做事。好處是這種老闆大部分有能力,跟著用心學習,對自己未來能力還是有加分。

老闆要求太高、甚至高到不切實際者為其二。訂遠在天邊的目標、拍上頭馬屁再回頭用力壓榨屬下、要組員做得比其他組都還要更好來給他面子等。這種的很要命。我們公司PM走了好幾個,就是因為老闆到處承諾自己組達成不了的時間表,把大家日日燒得焦頭爛額。

老闆吹毛求疵、三心二意是其三。有些老闆要求甚高,但無法一次表達完畢。每次改一點,一個案子從頭改到尾,再從尾改到頭,把整組搞得雞犬不寧。

老闆不懂持家辛苦者是其四。做家長的,常是上班看老闆臉色,下班看孩子的臉色。如果碰到不體恤員工家庭的公司,員工蠟燭兩頭燒,很容易一下就把自己的精神體力給燒光了。做老闆的,有些比屬下年輕個一輪、有些自己單身、有些孩子丟給太太帶、有些孩子丟給保母帶 (當年雅虎執行長Marissa Mayer生了孩子後只休兩周的產假,不知氣壞灣區多少媽媽們) 等。當然這些老闆不一定不體諒。但萬一碰上沒同理心的老闆,又未身歷其境,常很難感同身受。

我自己的大老闆,前頭四項特質全中,還外加讓人捉摸不定的特獎。他不時有新發想;每每點子降臨,就無法自拔地立即撥起電話給員工。之前連續一個月,他總是禮拜五傍晚四點到七點這段時間打來,要我最好能盡快做出案子。我雖然明講暗示了幾次,老闆似乎還是對於,這種要人週末加班的要求不以為意。

在我接了連四週的這種要求後,我忍不住跟同事抱怨。

我: 大老闆會禮拜五傍晚打給你嗎? 我已經接了好多通這種電話了,真讓人抓狂。

同事A: 沒有。但他前天半夜三點半打來兩次! (大老闆目前在別國出差) 我接起電話跟他講了半晌,害我後來就睡不著覺了….

看著同事哀怨的臉,我羞愧地發現, burnout真的是個傳染病。我本來忿忿不平的心,竟然在聽到同事比我更慘的際遇後被撫平。

另一個同事B聽了我們的對話,忍不住插嘴: 以後還是別接吧! 我一下班就關靜音。老闆打了幾次沒接後,他就不再打了。

同事A: 我之前也不接過,但他後來總是會臭著臉暗示他的不滿。

同事B認真地看著我們說: 他固然會不滿,我也可能因此績效不好;但我有我的生活,沒辦法事事如他意。萬一我因為這樣被burnout了怎麼辦?

被一語驚醒夢中人的我,突然很想謝謝他。Burnout這種事,一個巴掌打不響。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願挨者、想討歡心者、無法接受自己不是甲上上者、不擅向上管理者、甚至無法正向思考者等,都可能在職場上被燒地一身灰。

三十一歲的這年,工作開始變成一門藝術;不再只是全力衝刺就好,還得學習如何兼顧身心健康。

本文07/11/16刊登於換日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