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瘋狂的美式創業家精神

念MBA的、住矽谷的、大家最愛講entrepreneurship (創業家精神)。這個字我一開始還不會念,到現在還不是很記得怎麼拼;但身為MBA校友又在北加,這個字在我來美國後,就跟舊金山的霧般終日罩在天上。

以前在台灣,創業家精神與我,大概就是我與電視上名人的距離。大部分的朋友剛出社會,都先以填飽肚子及成家立業為志向。有些以在外商公司闖出名堂為目標、有些以考上公務員為目標、有些以投資理財賺大錢為目標、有些以做少奶奶為目標等;但很少人曾眼睛發亮地看著我說 “我日後要來冒險幹一番自己有熱誠的事業"。

來念MBA後才開始真正跟創業有所接觸。我開始與人熱烈討論idea,偷聽創業Club的人pitch,聽名人校友來分享心路歷程,上case study時認真地幻想如果我是某某某,該怎麼拍桌做出正確的選擇等。

美國幾所商學院很鼓勵人要勇於追求夢想,尤其是較以創業課程聞名的學校 – 那是全院上上下下的一種風氣。我Stanford GSB的朋友曾又好氣又好笑地說,他花了大把銀子來念書想進consulting或banking賺大錢;就業中心卻輔導他們要傾聽自己的聲音、閉上雙眼、仔細感受內心的熱誠是甚麼。

我MBA同學也有頗多落實創業家精神者。有些當年邊上課邊創業、有人上Shark Tank募資金、有人創業失敗後東山再起、還有更多跨領域做千奇百怪之事等。

同學C是娛樂界的,我們都是電音咖。當年在校聊了幾次電音後,

他認真地看著我說:我把你介紹給Insomniac的人認識,你去把EDC等音樂季帶到亞洲吧! 我們兩個一起去闖闖。

我傻愣愣地看著他:怎麼可能!我沒有娛樂業的背景耶。

他:為什麼不可能?重點是有沒有知識、熱誠、市場、人脈、還有沒有GUTS(種)。其他具備,我把人介紹給你就好了。

他畢業後也真的去Insomniac了。每個周末就在各大音樂季後台跟DJ哈拉。說來他也是個奇筢 – 一個加拿大人在美國念大學,畢業去紐約當銀行家,兩年後去澳門進賭場娛樂業,再跑回加州念MBA,畢業就去開拓電音季。他到現在還常笑我當年不接受他的邀約,現在只能整天對著電腦駝背。

我以前以為創業家精神重點是賺錢或是想當老闆。但加州的創業家精神風氣,在我看來還多了點冒險家精神,及對生命夢想的熱情。那是一種對藍海策略的浪漫 – 在資本主義之上,大家推崇能透過自己的長處與熱情創新,推崇瘋狂與堅持自己的夢。

我跟老公很迷Netflix的紀錄片,發現很多好的紀錄片都在講冒險家或創業家 – 或其實他們就是一體兩面。有大學生們暑假跑去中美洲貧困的村莊,每天只花一美金生活;順便拍紀錄片、成立基金會、進而成立Microfinance公司等(Living on 1 dollar)。有在60年代從美國開車去智利爬山;後來為了保護生態,把智利的一些山上土地收購起來自己保育的 (180 degrees south)。我後來驚訝地發現,片中兩個(當年)年少輕狂的人,其實就是知名戶外運動品牌North Face跟Patagonia的兩個創始人。


在加州創業聊 idea,固然是一種流行;就像女人們手中的名牌包。但浪漫之餘還是得面對現實生活中的麵包。

我跟老公前陣子去一個亞裔青年商會的晚餐,跟一群不停遞名片的人湊熱鬧;聽著甲是某優秀創投、乙創兩家公司、丙專門輔導創業等。

坐我旁邊的丁創業兩年了,我問他創業的心路歷程如何?

他笑笑地說:It’s been fantastic! 我每天都在做我熱愛的事、實現我的夢想、實現真正的American Dream!

酒酣耳熱後一小時,他有點苦笑地繼續說:我其實這兩年的收入都靠另一個兼差,收入只夠養活自己,最近還募不到新的資金、找不到好的工程師幫我把東西做好。有時想乾脆回企業上班但又不想放棄、也不知道究竟何時是個好的停損點。不過話說回來,我很高興至少有趁年輕時,給自己一個機會實現夢想。

苦笑歸苦笑,他兩眼仍舊堅定且炯炯有神。我拍拍他肩膀,謝謝他的分享,也祝他創業能成功。我突然想到Shark Tank中的光頭投資客,很常機車地指著人說"It’s all about money"。我以前也認為,賺錢是創業成功的唯一重點。如果不是想賺大錢做大老闆,為什麼要勞碌地創業?

但現在我謝謝美國教了我另類的 “美式浪漫” – 創業家精神。這裡的創業家精神不只是想成為另一個比爾蓋茲;是一種找尋及實現內心熱誠的勇氣、勇於孤獨而瘋狂地堅持。

若沒有一點浪漫及瘋狂,就沒有瘋創業的加州。如果沒有瘋狂的Richard Branson跟Elon Musk,我們不會拼命對著天空射火箭(兩家公司 – Virgin Galactic & SpaceX – 都在加州)。如果沒有瘋狂的Insomniac,就不會有十幾萬人擠在Las Vegas沙漠中跟一朵十層樓高的花與巨無霸貓頭鷹舞台共舞三夜(EDC)。如果沒有這些瘋狂的開發者,我們就沒法享受當今的創新。

雖然經濟泡沫也許會在不久的將來重新來襲,粉碎大家的浪漫。但若資本主義的鈔票美夢外頭包的是自己的夢想,這種風險或許能跟談戀愛的浪漫般,比較能讓人承受。


*Share Tank:一群創業家輪流跟五個鯊魚投資客pitch idea;要不被慧眼識英雄,要不被海虧一頓的美國電視實境秀。

*EDC:  Electric Daisy Carnival 美國第二大電音季,由Insomniac公司主辦。每年在Las Vegas的沙漠中都有十幾萬人參加。


本文10/20/15刊登於換日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