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

大學畢業後,朋友們開始陸陸續續出國。
那時我在工作。很常每年到了春夏,就會去機場送幾個朋友。
去美國、英國、香港、新加坡、大陸等;總之,一走就是個一兩年以上。
有些去念書、有些去打工遊學、有些嫁出去了、有些去工作。

當時的我去朋友的餞行、或站在機場跟朋友們說再見時;
我常常默想,
這種說再見的感覺實在太差了。
我就這樣留在原地繼續人生,少了一個朋友可以聊天打屁。而正要開始美好人生的人們,站在那裏滿面春風。他們好像都無法體會站在這岸的人們五味雜陳的黯然與羨慕。

接著,也到了我出走的那年。
那年我二月確定學校,八月走。
確定學校後的我,開始盡情地享受我在台灣與家人朋友的時光。有時想起接下來兩年即將開啟人生的另一頁,我總不禁對自己傻笑。阿呀這次的我終於是自己主動說再見,再也不用被動地看著我的朋友們一一離我而去。能主動出擊的感覺真讚。

這種自爽的心態到了七八月開始有了轉變。
我開始發現自己日子不多了。
於是,台灣的一切突然顯得好的出奇;夜市超好吃、媽媽煮的飯特別香、台灣好有人情味、台北的咖啡店好文青、台灣好山好水好好玩等。
開始對一切事務充滿感情。那種對二十六年來的一切感到依戀與不捨的感覺,就像梅雨季節一樣綿綿不絕。半夜自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窗外,也會情不自禁地感傷。那種心情,就像重回青春期少女般的多愁善感。

到了離別的那一天,我在機場跟家人朋友擁抱,照相揮手進關。
就像當年我曾替朋友送行般,我看到他們同樣的眼神。
除了替我高興外,有那麼點的不捨,那麼點的不喜歡這種被說再見的感覺。

我貌似灑脫的走進海關。經過很多免稅店,
突然間我以往的逛街慾望消失了。

飛機起飛、升空,
到了一萬公尺的高度,
我開始盯著螢幕流眼淚。

再見原來不是那麼簡單或滿面春風的。再見的那個人,若非眼前的那段人生鐵定比這段美好;離開身邊愛的人與土地,飛向海洋的另一岸,美其名是個新的Journey,但追根究柢,這仍是離別。

我也曾住過台灣別的城市個幾年。事實上,我上大學後就沒住過家裡了。當年坐國光或高鐵時,也曾看著窗外感傷。但是這跟飛越一個太平洋的感覺就是有那麼點的不同。對岸的語言、文化、人、風景都不同。小時候旅遊覺得這是異國風情,長大來住就覺得是異鄉遊子了。

我想起當年覺得主動說再見才是王道,想起當年笑著說再見的朋友;
有多少個進關後開始黯然,有多少個出關後開始思鄉。

也許我多想了,其實也就這麼一個我多愁善感。
但在我哭著飛過太平洋後,
我心裡暗暗發誓,再見這個字我以後不想再常說了。
沒本事放下一切說再見的人,還是做個送機的人比較實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